为什么红土场地以上旋打法为主

决定一场网球比赛胜负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如果是其他的体育项目,可能是比赛双方主要的决定了比赛的胜负,但在网球这项特殊的有特殊魅力的体育运动中,是比赛双方加上比赛场地共同决定了一场比赛的胜负。

比如著名的费纳大战,在红土场地上,胜利的天平是一边倒的偏向纳达尔,但在草地上,胜利天平则又一边倒的倒向了费德勒。

提到纳达尔,除了他的标志性绕头随挥以及激情,或许很多球迷会想到四个字————上旋狂魔,正手平均三千多*高五千多的转速让对手胆战心惊。

以纳达尔为代表的一众红土好手大多是上旋打法,为什么大多数红土好手都偏爱上旋呢?为什么在红土场地上以上旋打法为主?

这其实是因为场地类型决定了打法类型,红土场地与其他场地相比,一大特点就是摩擦力大,弹跳高。

摩擦力大决定了球速慢。球速慢,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多拍相持,所以在红土场上对体能以及耐力要求非常高。在红土比赛中,获胜的往往是在底线艰苦战斗的地方。

这也是为何绝大多数红土高手都是底线型选手的原因。

如果球员能够充分的利用红土场地弹跳高的特点,就可以使对方击球点偏高,从而破坏对方的顺畅发力,为自己积累优势。

在三种击球方式里,上旋,平击以及下旋中,只有上旋击球可以充分的利用这种特点,可以使红土场地弹跳高的特点锦上添花(对于自己来说),或者说雪上加霜(对于对手来说)。

因为强烈的上旋球所导致的空气动力学效应,使得强上旋球在落地反弹之后会往上蹦。强上旋球这种往上蹦的趋势,再加上红土场地本身就本身具有的高弹跳特点,可谓是珠联璧合,是一件让对手难受的出门必备神器。

球落地反弹之后球蹦得越高,对方的击球难度越大,从而破坏对方的击球动力链的流畅运行。

罗马大师赛八强战中,身高只有170的阿根廷矮脚虎施瓦茨曼可以直落两盘爆冷击败身高185的上旋狂魔纳达尔,可想而知施瓦兹曼在比赛中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来克服纳达尔的强上旋。

如果施瓦茨曼有纳尔的身高,或许他早早拿到了红土大师赛冠军甚至大满贯冠军。毕竟技术只能非常有限地弥补身高的劣势,并不能完全弥补矮的身高所带来的劣势。

与红土场地以上旋打法相对应的是草地上以平击打法为主,这是因为草地本身弹跳偏低,而且因为草地摩擦力小,网球落地反弹之后减速并不明显。

在草地上使用快速的平击球,毫无疑问可以使得本来就反弹很快的网球快上加快。

如果说在弹跳高的红土场地上是用强上旋所导致的高弹跳来破坏对方的发力链,那么在反弹快的草地上就是天下工夫唯快不破,以快速的平击球来挤压对方的时间,破坏对方的节奏。

不同的场地特点也是网球这项运动的魅力之一。

当然由于球拍球线制造技术的进步以及球员身体素质的提高,网球已经进入了上旋球时代,但上旋球时代并不是意味着没有平击球,它只是以上旋球为主,平击球或者切削球为为辅。

在红土场地上,自然上旋击球要多一些,在草地上,自然平击球多一些。(来源:网球之家作者:网球小菜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